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名家在线» 峭岩»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峭岩
神往“枝叶园”
发表时间:2020-01-13 15:20:43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峭岩

神往“枝叶园”



峭岩



己亥岁末,雪压北郭,寒袭紫京。应朋答友之盛邀,兴冲冲以赴之。南昌古城重衢,立赣江楚地而雄居,今之义旗高举鸣天下,乃吾久仰心敬耳。心怀火火,车步匆匆,自不待一一陈列。

时至十时近矣,待安检后登机,忽传飞机故障,航班取消,闷棒当头,不知所措。先是改签翌日,又幸当日有航。但需从大兴机场迁徙首都航站。这边急急,远方切切。老夫虽年高一时兴起,手提背拖,追巴士乘的士,寒风当胸,汗流衣袖。三折四曲,总算达的。

翼下南昌,已夜深暗锁。幸有挚友伯权兄,拖疲惫之躯,含拳拳之意,恭候左右,吾涕零而下,无以言表。自语:何德?何能?竟受此礼?事有来去,缘藏秘笈。

夜沉赣江,孤眠华馆。虽劳顿疲倦,然夜不能寐。“枝叶园”之神韵,梦萦情牵,纷至沓来,不得神定。“枝叶园”轰轰然梦来,“枝叶园”渺渺然梦去……

翌日,冬阳初照,喜色盈余,轻车上路,心驾长风。与伯权、春林前叩“枝叶园”晨门,一览其风采。车停路旁,则见一十字牌楼高悬当空,横刻“枝叶园”三个苍劲大字。步入其中,翠竹绿柳,莺啼鸟鸣;曲径横斜,溪水流觴。实乃仙境之所在。复进深处,有一茅屋披尘挂藓,质朴肃穆。陪人曰:此乃吴官正故居。一言即出,茅塞顿悟,呵,贤人居地,果有不凡之气象也!

吾深感有幸来瞻,然忆劳顿之所值。凡事历繁重之坎坷,必有恩惠之馈赠。前凡行迹周折,前阻后障,终得一顺,此行可见证耳。

当是时,或伯权兄心有所触,随即展示有备墨迹:“官着布衣竹节劲,正定乾坤鄱阳风。”“官着布衣怀下里,正气一身枝叶情。”此两联乃吾行之前所作,恰应对此景,心有大悦之快。再回味此联,今与古、人与景、诗与境,两相对照,恰如山水其美。此乃,绝非吾词功之力,纯属天然造化之所致。另有一联《赠伯权兄》:“伯雅风流鸣赣水,权点诗坛巨擘名。”伯权兄出道很早,新诗旧体纯青炉火,诗名显赫,且低调为人,颇使吾垂青之余更存敬仰之意,然有此墨。


随步如形,圣境叠加。一坡一地,一木一林,翠华蓝泽,不一而足。但乌泥村前两棵古樟之神奇,可见这方水土之丰腴。远眺古樟,虬枝轰烈,掠空虏地;近观古樟,巍峨耸立,气息馨人。低首一石刻《古樟铭》,吟罢方知,得古樟香气滋补,后为当代名臣者,实为吴官正也。欲转身,石刻之句跳入眼帘:“其山苍苍,其水泱泱,风顺帆正,继之以航。古樟新技,荫庇后人,百世其昌。”幽思妙远,缠目绕心,悠悠致远。


吾立足村前,神游四海。顷刻,“枝叶园”和“清华园”神秘对接,回环往复,音韵浑然。吾信万物通道之理,外观山水分立,不与相干;内察则丝毫通融,肌理相继。岂“枝叶园”与“清华园”有缘乎?

翌日,冬阳初照,喜色盈余,轻车上路,心驾长风。与伯权、春林前叩“枝叶园”晨门,一览其风采。车停路旁,则见一十字牌楼高悬当空,横刻“枝叶园”三个苍劲大字。步入其中,翠竹绿柳,莺啼鸟鸣;曲径横斜,溪水流觴。实乃仙境之所在。复进深处,有一茅屋披尘挂藓,质朴肃穆。陪人曰:此乃吴官正故居。一言即出,茅塞顿悟,呵,贤人居地,果有不凡之气象也!

吾深感有幸来瞻,然忆劳顿之所值。凡事历繁重之坎坷,必有恩惠之馈赠。前凡行迹周折,前阻后障,终得一顺,此行可见证耳。

当是时,或伯权兄心有所触,随即展示有备墨迹:“官着布衣竹节劲,正定乾坤鄱阳风。”“官着布衣怀下里,正气一身枝叶情。”此两联乃吾行之前所作,恰应对此景,心有大悦之快。再回味此联,今与古、人与景、诗与境,两相对照,恰如山水其美。此乃,绝非吾词功之力,纯属天然造化之所致。另有一联《赠伯权兄》:“伯雅风流鸣赣水,权点诗坛巨擘名。”伯权兄出道很早,新诗旧体纯青炉火,诗名显赫,且低调为人,颇使吾垂青之余更存敬仰之意,然有此墨。



随步如形,圣境叠加。一坡一地,一木一林,翠华蓝泽,不一而足。但乌泥村前两棵古樟之神奇,可见这方水土之丰腴。远眺古樟,虬枝轰烈,掠空虏地;近观古樟,巍峨耸立,气息馨人。低首一石刻《古樟铭》,吟罢方知,得古樟香气滋补,后为当代名臣者,实为吴官正也。欲转身,石刻之句跳入眼帘:“其山苍苍,其水泱泱,风顺帆正,继之以航。古樟新技,荫庇后人,百世其昌。”幽思妙远,缠目绕心,悠悠致远。

吾立足村前,神游四海。顷刻,“枝叶园”和“清华园”神秘对接,回环往复,音韵浑然。吾信万物通道之理,外观山水分立,不与相干;内察则丝毫通融,肌理相继。岂“枝叶园”与“清华园”有缘乎?

忆当初,赴“枝叶园”前夕,吾恰于“清华园”领诗奖之刻。那时,身处清华园,庄严肃穆,圣洁高远。略知国之贤良云集此地,英才大略挥斥方遒。此后再翻清华词条,先人后继者,列表国纲。胡锦涛有之,习近平有之,吴邦国有之,黄菊有之,吴官正有之,曾培炎有之,华建敏有之,丁石孙有之,刘延东有之……

呜呼,此乃国君名臣列阵此纲,亘古绝有。“清华园”声名远播,其园之宏伟、其园之深广,可盖世无双。

由此断言,“枝叶园”由“清华园”衍生不无道理。细究“枝叶园”命名者之神韵,一来自郑板桥诗意之汁液,二来自清华庙堂之校训,合二而一不应有惑。尤其命名者“诗随时运著,官为民尽忠”之底层意识,为世人称道。

乌呼上邪!君不见板桥萧萧雨榭思民苦,但见今朝名臣解甲念百姓;在任整肃政体风两袖,身正如竹立如峰。国啊,岂不昌之,民啊,岂不安之!

三日“枝叶”行,胜读十年苦。吾将转身不忍别,拾得一叶报春归。夜思昼想恋枝叶,赣江浩水荡碧空;更感伯权情意重,一眸一语关我情。急就于己亥岁末,以赋记之,以志不忘!


【补记】南昌之行缘自好友李春林之介。我与春林七十年代结交,至今已50余载。我的诗集《放歌井冈山》《绿色的情诗》皆由他推崇、责编而问世。春林文学功底深厚,为人笃信,德艺称道。中山诗会重逢,得以南昌之行。我与之情感甚密,有联相赠,以表深情:“一池春水洒诗地,两勺星月浇文林。耕云播雨桃李梦,素心若雪情如真。”



峭岩:河北唐山人,《中国诗界》编委会主任,国际诗人笔会副主席,解放军出版社原副社长、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主要作品有《峭岩诗选》《星星,母亲的眼睛》《爱的双桅帆》《绿色的情诗》《高尚的人》《静静的白桦林》《一个士兵和一个时代的歌》《浪漫军旅》,散文集《士兵的情愫》《被遗忘的爱》《怀念那片水杉林》,长篇传记文学《走向燃烧的土地——魏巍传》等。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