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文学网 www.zgmwxw.com 中国梦文学网 首页 | 收藏大赛网站 | 联系我们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参评者
 
贺敬之
作品编号:H0000009       排名:第 155 名        票数:1407    
个人简介
贺敬之

贺敬之,1924生,山东峄县人。13岁考入山东省立第四乡村师范。抗战爆发后流亡湖北,继续读中学。1938年底随学校到四川,开始在《新民晚报》副刊上发表诗歌与散文。

1940年春到延安,入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第三期学习。1945年,以民间传说“白毛仙姑”为基础,与丁毅等集体创作了我国第一部具有新特色的民族新歌剧《白毛女》。剧中主人公喜儿受地主欺凌,逃入深山,长期潜居山洞,毛发完全变白。八路军到来才解救她脱离苦海。这个故事深刻表现了“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主题。歌剧在全国各地上演,发挥了巨大的教育作用。该剧被搬上银幕,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外获得高度评价,1951年获斯大林文学奖金。

任《剧本》月刊、《诗刊》编委、文化部副部长、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理部长。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





创作成果

出版诗集:《并没有冬天(1951)、《笑》(1951)、《朝阳花开》(1954)、《放声歌唱》(1956)、《乡村的夜(1957)、《放歌集》(1961)、《雷锋之歌》(1963)、《贺敬之诗选>( 1979)等。

1956年,以真挚 而热忱的感情写下脍炙人口优秀诗篇《回延安》。其他许多诗作如《放声歌唱》、《雷锋之歌》、《中国的十月》、《八一之歌》等都是优秀作品,具有饱满的政治激情和思想深度,也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 

作品展示

贺敬之的诗



回延安



心口呀莫要这么厉害的跳,
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挡住了……
手抓黄土我不放,
紧紧贴在心窝上。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
双手搂定宝塔山。
千声万声呼唤你
──母亲延安就在这里!

杜甫川唱来柳林铺笑,
红旗飘飘把手招。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
亲人们迎过延河来。

满心话登时说不过来,
一头扑在亲人怀……



……二十里铺送过柳林铺迎,
分别十年又回家中。
树梢树枝树根根,
亲山亲水有亲人。

羊羔羔吃奶望着妈,
小米饭养活我长大。
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
肩膀上的红旗手中的书。

手把手儿教会了我,
母亲打发我们过黄河。
革命的道路千万里,
天南海北想着你……



米酒油馍木炭火,
团团围定炕头坐。
满窑里围的不透风,
脑畔上还响着脚步声。

老爷爷进门气喘得紧:
“我梦见鸡毛信来──
可真见亲人……”
亲人见了亲人面,
双眼的眼泪眼眶里转。

保卫延安你们费了心,
白头发添了几根根。
团支书又领进社主任,
当年的放羊娃如今长成人。

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
娃娃们争抢来把手儿拉。
一口口的米酒千万句话,
长江大河起浪花。

十年来革命大发展,
说不尽这三千六百天……



千万条腿来千万只眼,
也不够我走来也不够我看。
头顶着蓝天大明镜,
延安城照在我心中──

一条条街道宽又平,
一座座楼房披彩虹;
一盏盏电灯亮又明,
一排排绿树迎春风……

对照过去我认不出了你,
母亲延安换新衣。



杨家岭的红旗啊高高的飘,
革命万里起高潮!
宝塔山下留脚印,
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门!

枣园的灯光照人心,
延河滚滚喊“前进”!
赤卫队……青年团……红领巾,
走着咱英雄几辈辈人……

社会主义路上大踏步走,
光荣的延河还要在前头!
身长翅膀吧脚生云,
再回延安看母亲!

1956年3月9日 延安



桂林山水歌


云中的神啊,雾中的仙,
神姿仙态桂林的山!
情一样深啊,梦一样美,
如情似梦漓江的水!

水几重啊,山几重?
水绕山环桂林城……
是山城啊,是水城?
都在青山绿水中……

啊!此山此水入胸怀,
此时此身何处来?
……黄河的浪涛塞外的风。
此来关山千万重。
马鞍上梦见沙盘上画:
“桂林山水甲天下”……

啊!是梦境啊,是仙境?
此时身在独秀峰!
心是醉啊,还是醒?
水迎山接入画屏!

画中画──漓江照我身千影,
歌中歌──山山应我响回声……
招手相问老人山,
云罩江山几万年?

──伏波山下还珠洞,
室珠久等叩门声……
鸡笼山一唱屏风开,
绿水白帆红旗来!
大地的愁容春雨洗,
请看穿山明镜里──

啊!桂林的山来漓江的水
──祖国的笑容这样美!
桂林山水入胸襟,
此景此情战士的心──

是诗情啊,是爱情?
都在漓江春水中!
三花酒掺一份漓江水,
祖国啊,对你的爱情百年醉……

江山多娇人多情,
使我白发永不生!
对此江山人自豪,
使我青春永不老!

七星岩去赴神仙会,
招呼刘三姐啊打从天上回……
人间天上大路开,
要唱新歌随我来!

三姐的山歌十万八千箩,
战士呵,指点江山唱祖国……
红旗万梭织锦绣,
海北天南一望收!

塞外的风沙呵黄河的浪,
春光万里到故乡。
红旗下:少年英雄遍地生──
望不尽:千姿万态“独秀峰”!

──意满怀呵,情满胸,
恰似漓江春水浓!
呵!汗雨挥洒彩笔画:
桂林山水──满天下!……


西去列车的窗口

在九曲黄河的上游,
在西去列车的窗口……


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
是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时候。

一站站灯火扑来,象流萤飞走,
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

此刻,满车歌声已经停歇,
婴儿在母亲怀中已经睡熟。

呵,在这样的路上,这样的时候,
在这一节车厢,这一个窗口……

你可曾看见:那些年轻人闪亮的眼睛
在遥望六盘山高耸的峰头?

你可曾想见:那些年青人火热的胸口
在渴念人生路上第一个战斗?

你可曾听到呵,在车厢里:
仿佛响起井冈山拂晓攻击的怒吼?

你可曾望到呵,灯光下:
好象举起南泥湾披荆斩棘的镢头?

呵,大西北这个平静的夏夜,
呵,西去列车这不平静的窗口!

一群青年人的肩紧靠着一个壮年人的肩,
看多少双手久久地拉着这双手……

他们呵,打从哪里来?又往哪里走?
他们属于哪个家庭?是什么样的亲友?

他呵,塔里木垦区派出的带队人--
三五九旅的老战士、南泥湾的突击手。

他们,上海青年参加边疆建设的大队--
军垦农场即将报到的新战友。

几天前,第一次相见--
是在霓虹灯下,那红旗飘扬的街头。

几天后,并肩拉手--
在西去列车上,这不平静的窗口。

从第一天,老战士看到你呀
那些激动的面孔、那些高举的拳头……

从第一天,年轻人看到你呵--
旧军帽下根根白发、臂膀上道道伤口……

呵,大渡河的流水呵,流进了扬子江口,
沸腾的热血呵,汇流在几代人心头!

你讲的第一个故事:"当年我参加红军那天";
你们的第一张决心书:"当祖国需要的时候……"

呵,指导员牺牲前告诉我:
“想到呵,--十年后……百年后……”

呵,我们对母亲说:
“我们--永远、永远跟党走!……”

第一声汽笛响了,告别欢送的人流。
收回挥动的手臂呵,紧攀住老战士肩头。

第一个旅途之夜。你把铺位安排就。
悄悄打开针线包呵,给“新兵们”缝缀衣扣……

呵!是这样的家庭呵,这样的骨肉!
是这样的老战士呵,这样的新战友!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一路上,扬旗起落--
苏州……郑州……兰州……

一路上,倾心交谈--
人生……革命……战斗……

而现在,是出发的第几个夜晚了呢?
今晚的谈话又是这样久、这样久……

看!飞奔的列车,已驶过古长城的垛口,
窗外明月,照耀着积雪的祁连山头……

但是,“接着讲吧,接着讲吧!
那杆血染的红旗以后怎么样呵,以后?……”

“说下去吧,说下去吧!
那把汗浸的镢头开呵、开到什么时候?……”

"以后,以后……那红旗呵--
红旗插上了天安门的城楼……"

"以后,以后……那南泥湾的镢头呵--
开出今天沙漠上第一块绿洲……"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

"现在,红旗和镢头,已传到你们的手。
现在,荒原上的新战役,正把你们等候!

看,老战士从座位上站起--
月光和灯光,照亮他展开的眉头……

看,青年们一起拥向窗前--
头一阵大漠的风尘,翻卷起他们新装的衣袖!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必须休息的时候,
老战士命令:"各小队保证,一定睡够!"

立即,车厢里平静下来……
窗帘拉紧。灯光减弱。人声顿收。……

但是,年轻人的心呵,怎么能够平静?
——在这样的路上,这样的时候!

是的,怎么能够平静呵,在老战士的心头?
——是这样的列车,这样的窗口!

看那是谁?猛然翻身把日记本打开
在暗中,大字默写:"开始了--战斗!"

那又是谁呵?刚一入梦就连声高呼:
"我来了!我来了!--决不退后!……"

呵,老战士轻轻地走过每个铺位,
到头又回转身来,静静地站立在门后。

面对着眼前的这一切情景,
他,看了很久,听了很久,想了很久……

呵,胸中的江涛海浪!……
呵,满天的云月星斗!……
——该怎样做这次行军的总结呢?
怎样向党委汇报这一切感受?

该怎样估量这支年轻的梯队呵?
怎样预计这开始了的又一次伟大战斗?

……戈壁荒原上,你漫天的走石飞沙呵,
……革命道路上,你阵阵的雷鸣风吼!

乌云,在我们眼前……
阴风,在我们背后……

江山呵,在我们的肩!
红旗呵,在我们的手!

呵,眼前的这一切一切呵,
让我们说:胜利呵--我们能够!

…………
…………

呵!我亲爱的老同志!
我亲爱的新战友!

现在,允许我走上前来吧,
再一次、再一次拉紧你们的手!

西去列车上这几个不能成眠的夜晚呵,
我已经听了很久,看了很久,想了很久……

我不能、不能抑止我眼中的热泪呵,
我怎能、怎能平息我激跳的心头?!

我们有这样的老战士呵,
是的,我们--能够!

我们有这样的新战友呵,
是的,我们--能够!

呵,祖国的万里江山、万里江山呵!……
呵,革命的滚滚洪流、滚滚洪流!……

现在,让我们把窗帘打开吧,
看车窗外,已是朝霞满天的时候!

来,让我们高声歌唱呵--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四日,新疆阿克苏



三门峡歌

望三门,三门开:
“黄河之水天上来!”
神门险,鬼门窄。
人门以上百丈崖。
黄水劈门千声雷,
狂风万里走东海。


望三门,三门开:
黄河东去不回来。
昆仑山高邙山矮,
禹王马蹄长青苔。
马去“门”开不见家,
门旁空留“梳妆台”。


梳妆台呵,千万载,
梳妆台上何人在?
乌云遮明镜,
黄水吞金钗。
但见那:辈辈艄工洒泪去,
却不见:黄河女儿梳妆来。


梳妆来呵,梳妆来!
——黄河女儿头发白。
挽断“白发三千丈”,
愁杀黄河万年灾!
登三门,向东海:
问我青春何时来?!


何时来呵,何时来?……
——盘古生我新一代!
举红旗,天地开,
史书万卷脚下踩。
大笔大字写新篇:
社会主义——我们来!


我们来呵,我们来,
昆仑山惊邙山呆:
展我治黄万里图,
先扎黄河腰中带——
神门平,鬼门削,
人门三声化尘埃!


望三门,门不开,
明日要看水闸开。
责令李白改诗句:
“黄河之水‘手中’来!”
银河星光落天下,
清水清风走东海。


走东海,去又来,
讨回黄河万年债!
黄河女儿容颜改,
为你重整梳妆台。
青天悬明镜,
湖水映光彩——
黄河女儿梳妆来!


梳妆来呵,梳妆来!
百花任你戴,
春光任你采,
万里锦绣任你裁!
三门闸工正年少,
幸福闸门为你开。
并肩挽手唱高歌呵,
无限青春向未来!

 

    1958年3月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3-2016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4082888号
“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组委会  制作   监制:乐堂春